李景隆打开金川门迎接朱棣大军入城,最终他的下场怎么样了?

浏览:658   发布时间: 08月31日

1402年六月,被建文帝“以肺腑亲任”的李景隆打开,朱棣的燕军一拥而入,南京城破。“宫中火起,帝不知所踪”,朱棣终夺得帝位。

开门有功,李景隆被承认有“默相事机之功”,授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、特进光禄大夫、左柱国,增岁禄千石。

而且,每有朝廷大事,李景隆都以班首主议,搞得那些跟随朱棣出生入死的靖难功臣羡慕嫉妒恨。

然而,李景隆想不到的是:朱棣不过是在榨取他最后的剩余价值,当他的剩余价值被榨干后,就会被无情地扔到一边。

独一无二的待遇

朱棣承认李景隆“默相事机之功”,算是给李景隆正了名:小李不是饭桶,只是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地下工作者。所以,他败得越惨,说明他越厉害!

而“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”,更是独一号的功臣。

古代的功臣称号是有讲究的。

当年随朱元璋打天下的功臣,一般授予“开国辅运”推诚武臣;随朱棣靖难的功臣,一般授予“靖难辅运”推诚武臣,而没有其他功臣,一般授予“奉天翊运”推诚武臣的称号。

“奉天辅运”,是李景隆“专属”称号。

其实,李景隆在靖难之役中莫名其妙的表现,确实可疑之处甚多。

李景隆虽是以功臣之子出道的,但他毕竟是能使“太祖数目属之”,得到朱元璋的关注,并与徐辉祖、蓝玉一起参与过多次军事行动。

能被朱元璋另眼相看,总是有几把刷子的。

而在建文朝,他假托备边,以突袭之法进入开封,搞定周王,也是干净利落。

他或许不具备统领数十万大军的才能,但也绝不是饭桶。

可是,在与燕王交战时,其表现却饭桶得莫名其妙。

所以,建文群臣请求诛杀李景隆时,说他“怀贰心”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因此,朱棣对李景隆的封赏,也是很讲究的。

李景隆毕竟没有跟随朱棣出生入死,所以不是“靖难辅运”,但他也和一般“识时务”而降的投诚者不一样,所以也不是“奉天翊运”。

李景隆或许真的有功,但能够“以班首主议”,位在靖难功臣之前,就绝对不是简单的“论功行赏”了。

朱棣,另有深意。

李景隆的“剩余价值”

朱棣攻破南京,最后靠的是一波长驱直入,直捣黄龙。

虽然朱棣攻破南京,夺得帝位,但全国大部分地区、大部分卫所、军队,仍然为建文旧臣旧将所掌握。

如果不能迅速安定这些旧臣、旧将的人心,这些人坚决反抗朱棣,那么,天下将大乱,战事的结束还遥遥无期。

尤其是:建文失踪了,但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冒出来。

如果各地未归附,而建文又冒出来领导各地,那靖难之役就更是远远还没有结束了。

因此,想办法安定人心,将攻取南京的战役胜利转换为夺取全国政权的战争胜利,是此时朱棣的第一任务。

厚待投诚者,显然是安定各地人心,顺利实现对全国统治的必须。

所以,朱棣一面以极其残酷的方式诛杀坚决不降的方孝孺等人,一面又采取各种措施拉拢人心。

他一夺位,就赏赐诸王,恢复被建文所夺的诸王旧封,并给诸王的未婚世子、郡主选择婚配对象,大宴诸王,“以示手足之情”,消除诸王戒备,争取诸王的支持。

同时,他对李景隆、耿炳文等老对手,依然给予厚待,依然任其亲戚子弟以高官厚禄。

李景隆,不光是功臣之子,更是建文帝“肺腑亲任”,也曾是率几十万大军与之交战的敌手,厚待李景隆,毫无疑问是朱棣安定人心、稳定局势的重要环节。

李景隆独特的身份和知名度,正是他最后的剩余价值。

“剩余价值”被用尽

稳定人心,拉拢人心,只是朱棣实现对全国统治的第一步。

实现对全国统治后,朱棣更需要巩固其统治。

只有将全国的军队,都以“自己人”把握,才可能实现稳固统治。

因此,朱棣在初步稳定形势后,立刻进行了大幅度的人事调整。

他将参与“靖难”和“劝进”的将领破格提拔,将建文时期被贬的将士恢复原职或升职,将反对其登基的武官处分。

兵部尚书、侍郎,五军都督府的左右都督、都督同知;派驻地方的各个都司、行都司、中都留守司的指挥使、都指挥同知、留守使,以及都司、行都司和留守司下辖的卫所级武官全部进行了大幅度调整。

从他建文四年六月登基开始,到当年年底,调整基本上完成,朱棣迅速稳定了全国各地的军队,通过他的亲信将领控制了全军。

此时,李景隆等人的“剩余价值”已经用尽了。

无情抛弃

“剩余价值”被用尽,李景隆被抛弃的时候也就到了。

永乐二年开始,一波密集的打击开始了。

首先是周王朱橚上书,说他在建文时曾“至邸索赂”,而刑部尚书也说他“包藏祸心,畜养亡命,谋为不轨”。

朱棣不加追究。

很快,朱能等人又上书,说他和弟弟李增枝阴谋叛逆。

朱棣削其功臣称号,不许他上朝面君,要他以国公爵在家赋闲。

很快,礼部尚书又表示:李景隆在家接受家人跪拜,如君臣之礼。李增枝畜养数百奴仆,居心叵测。

朱棣遂剥夺其爵位,将他和家人一起软禁。

很短的时间内,一波密集的打击。

这些“罪证”,或是很多年前建文时期的事情,早不说,拖到这时候来说;或是“畜养奴仆”、“广增田庄”这种在功臣之家常见的事情,或是“谋为不轨”、“居心叵测”这种“诛心”之论。

显然,这都是些“莫须有”的罪名。

有没有罪不重要,要你滚才是真的。

李景隆一开始很不服气,“绝食十日”抗议。

你抗议你的,朱棣理都不理。

没办法,李景隆认怂,一直活到了永乐末年。

并非个例

李景隆的遭遇,并非个例。

在李景隆出事的两个月前,另一位曾与朱棣刀枪相见的大将,耿炳文自杀了。

耿炳文没有参与迎接朱棣,不过,朱棣入南京之初,仍然没有为难耿炳文。

相反,耿炳文的三个儿子,仍然担任前军都督佥事、后军都督佥事、尚宝司卿等要职。

等到朱棣安顿好形势,很快就有人参:耿炳文的衣服、器皿有龙凤,逾越制度。

耿炳文看得通透,懒得争辩,自杀了。他的三个儿子也被牵连杀害。

一年前,另一位靖难时的抗燕大将盛庸也自杀了。

朱棣称帝后,盛庸投降。朱棣以他驻守淮安,并亲笔写信,要他抚兵安民。

大约是认识到朱棣终不把自己当自己人,盛庸后来自己辞职了。

辞职也不行!很快,他得到了“心怀怨恨,图谋不轨”的指控。

都无权无势了还“图谋不轨”?盛庸懒得争辩,自杀了。

与李景隆一起去燕王军议和的茹常,结局也类似。

朱棣入南京之初,亲自向茹常咨询大事,仍以其为兵部尚书、太子少保,并封他为忠诚伯,又以其子为秦府长安郡主仪宾。

当然,虽然任他为兵部尚书,朱棣是不可能真心想让他管兵部这样的关键部门的,朱棣立马派他去营建郡主府地。

他完事回朝,立刻因不送赵王之罪被遣送回家。然后,又因其不遏谷王、违背祖制等莫名其妙的罪被下锦衣卫狱,茹瑺不胜其罪,自杀了。

到最后,朱棣迫害前朝旧人时,连罪名都懒得罗织了。

平安,曾与朱棣大战,不过后被朱棣所俘。

被俘后,朱棣特意选精兵带他回到北平,并特意嘱咐朱高炽善待他。

朱棣称帝后,任命他为北平都指挥使,很快又加为行后府都督佥事。

可能太忙,朱棣一时把平安忘了。

永乐七年,朱棣看到北平官员名录时,随口说了一句:平保儿还在世吗?

平安知道是什么意思,识趣地自杀了。

没等迫害就自杀,算是明智的,他的儿子得以袭其官职。

看来,“先格外重用”,以拉拢人心,“后罗织罪名迫害”,清其出局,是朱棣的惯用手段!

朱棣先是给予李景隆格外的特殊待遇,以安定人心、稳固形势。

形势基本稳固后,朱棣需要将自己的心腹安排于关键岗位,遂一脚将李景隆踢开。

一拉一踢间,帝国实现了平稳过度。

李景隆,却可悲地成了“棋子”!

当他被软禁在家中渡过悲惨晚年时,不知他会不会想起建文帝。一个曾“以肺腑信任”他,委托帝国命运于他,并最终被他所背叛的帝王。

李景隆的罪名或许是“冤枉”的,但他得到这样的结局,一点也不冤!

主营产品:塑料模,注塑加工,压铸模,塑料盒